笔趣阁 > 这舔狗,不当也罢 > 第15章干女儿

第15章干女儿






  深夜,柳青一个人像行尸走肉一样的走在马路上。
  他已经喝了太多的酒,分辨不出自己是走在人行道还是走在车道上。
  走到一个拐角处时,车灯闪现,一辆汽车疾驰过来,撞到了他身上,直接将他撞飞。
  “!!!”
  正趴在岗亭的桌子上面睡觉的柳青猛然直起身来,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,抬头看到岗亭外刺眼的阳光,整个人懵在了那里:
  “我没有死去?”
  “我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吗?”
  “可那一场梦为什么那么真实?”
  “我这一场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?”
  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看了一下手机上面的时间。
  2019年6月14日,星期五。
  13时45分。
  他呆在了那里:
  “2019年6月……也就是说,这两年多的时间其实都是在梦里过去的,现实中才过去一个多小时。”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
  “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怎么可能梦到那么多东西?”
  在这一场梦里,时间已经到了2021年。
  这一场梦里的每一天过得都是那么的真实,每一个场景都是那么的真实,真实得他无法相信这是一场梦。
  梦里面两年多的时间,是一天一天积累起来的,是一分一秒积累起来的。
  他在梦里面欢欣过,也痛苦过,度日如年过,生不如死过。
  现在发现那一切竟然只是一场梦,让他一时难以接受,满脑子回想的都是梦境里面的事情,看上去就像一个傻子一样。
  柳青是一个小区保安,嘉怡小区南大门保安亭就是他的岗位。
  他的职责是看好这一座南大门,给没带门卡的小区住户开开门,非小区住户,有来访目标的,做好来访者登记。没有来访目标的,不让他们进小区。
  嗯,理论上是这样的。
  可实际上,进入小区的侧门门禁系统早就已经坏了,一推就开,并不需要门禁卡,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。
  他坐在那里,等于是一个摆设。
  物业公司规定了,每个班的来访登记不能低于十条,他在登记本上登记的都是那些外卖小哥,快递小哥送水工送奶工的名字。
  因为那些人基本上天天都会来,不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,连身份证号码都已经背得出来了,登记起来毫无压力。
  门禁就是被保安给弄坏的,因为老是要给业主开门关门太麻烦了,干脆把它弄坏,这样玩手机或者睡觉的时候就不会被打扰。
  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,物业管理处的人会下班休息,没有人来查岗,那就是他们休息的时候。
  这一天柳青和往常一样,中午去饭堂吃完饭之后,就趴在岗亭的桌子上睡觉。
  管理处上班之后会例行到各个岗位查岗,所以他调了下午一点五十五分的闹钟,能够保证他在管理处查岗之前醒过来。
  这一次还没到一点五十五分,他就醒过来了。
  可整个人都是迷糊的,记忆里全都是那一场梦里面的场景。
  鹏城的夏天来得比别的地方更早一些,虽然才6月,天气已经很炎热了。
  柳青坐在嘉怡小区南大门保安亭里,前面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巴掌大的充电式小风扇,在那里呜呜的转着,却没有带给他更多的凉爽。
  在那一场漫长的噩梦里面,这一个小风扇后来在一次吵架后被他当时的女友霍珍珍给砸了。
  之所以说是“当时的女友”,那是因为后来霍珍珍已经不是他女友了,跟他分手后,马上就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,然后就是结婚生孩子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一气呵成。
  而他也因为这样的事情一蹶不振,消沉至今,一直到噩梦醒来。
  想到这里,柳青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
  “不对,那只是一场梦。”
  “那只是发生在梦里面的事情。”
  “现实中,珍珍她并没有背叛我。”
  也许是梦里面的场景过于真实,梦里面的感受过于刻骨铭心,他心中念出“珍珍”两个字的时候,竟然感觉有一些恶心。
  梦里面,撕破脸后,霍珍珍的无情和刻薄,那么长时间一直被隐瞒着的背叛,带给柳青的记忆是那么的清晰,以至于他醒过来之后都没法摆脱那样的情绪。
  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突然又闪出一个念头:
  “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吗?”
  “还是像网络里面常见的那样……我,重生了?”
 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,就难以遏制。
  毕竟梦里的场景太过真实了。
  他开始回忆2019年6月14日都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。
  如果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跟他记忆里面的是一样的,那就说明这不是梦,而是他重生了。
  如果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跟他记忆里面发生的事情不一样,那就说明了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。
  梦里面是真真实实的两年多时间过去,按道理说,回忆两年多以前某一天的详细情况,不一定能够记得起来。
  在他翻阅记忆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打开一看,是霍珍珍发过来的一条微信:
  “今天你的工资发了吗?”
  柳青上班的这家物业公司平常都是15号发工资,遇上节假日,就会提前或者延后。
  有时候会提前,有时候会延后,没有一定之规。
  所以,霍珍珍才会发出这样的信息过来。
  柳青忘记了到底有没有发工资,上手机银行APP看了一下,再回复过去:
  “发了,三千八。”
  然后,霍珍珍发了一条链接过来:
  “这条裙子我看上很久了,你帮我给买了呗。”
  还打了一个俏皮的笑脸。
  柳青脑海里就好像被一条闪电劈过一般,很多回忆都涌上了心头。
  如果没有记错,那一条裙子的价格是一千五百八十八,当时柳青想着自己拿到的那点工资扣掉房租就只剩下两千不到,买这么一条裙子,就只剩下四百多块钱了,所以犹豫了没买。
  然后,就是十几天的冷战。
  一直到他买下那一条裙子邮寄到家,霍珍珍才给他一个笑脸。
  柳青手都有一些颤抖,点开了那一个链接,看到价格。
  上面写着原价一千九百八十八,领四百块优惠券,到手价格一千五百八十八元。
  “那些事情都是真的……”
  “不是在做梦。”
  “我是重生了,回到了两年多前。”
  确认了这一件事情,柳青就像大病了一场一样,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座椅上。
  心里有一些难过。
  同时,有着一丝莫名其妙的释然感。
  那一生,他活得痛苦,活得卑微,活成了一头舔狗,然而舔到最后却一无所有。
  既然重生了,这一生,他要选择另外的人生。
  这舔狗,不当也罢!
  



 

(https://www.wmdown8.com/novel/N7pwJ4YrDYo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wmdown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wmdown8.com/